一谈起电信诈骗,许多人的印象可能是蹩脚的普通话、漏洞百出的话术和容易上当的人……

近日,宜都市公安局破获一起特大洗钱案,专案组披露的一些案件细节,将刷新人们对电诈的一些认知。

  电诈案尽头的“大水库”

宜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军洲说,警方将传统的电话诈骗、杀猪盘、网络刷单、投资理财、网上赌博等所有非接触类的财产诈骗案,目前都统一归口为“电诈”。受害人的被骗款项,会进入一个庞大复杂的资金流动渠道,转来转去就模糊了来源和归处。

“这就是洗钱。就像无数股溪流,被汇进到一个大水库,然后再从大水库里流出去,这样就无法分辨哪笔资金是哪条来路了。”刘军洲说。

这样的非法来源资金,在市场上数以千亿计,于是催生出专业的洗钱链条。

在这个链条上,最关键的是要用到一些银行卡号、商户号或对公账号。比如一个受害人在网络赌博平台充值500元时,可能是向一家酒店的账户在付款,显示的是住店交易。

这个洗钱产业链,涉及到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第四方支付平台,也催生了各类资金账户的非法交易和买卖。

洗钱过程是通过专业人员以电脑程序来完成,如果不借助后台,人工根本无法厘清来龙去脉。电诈受害人的钱,一旦进入这个复杂的链条,警方既不好追踪,也很难取证,这正是电诈案的棘手之处。

  突然暴富的无业青年

2020年初,公安部向宜都市公安局推送一个对公账户进行电信网络诈骗的线索,要求核查。很快,宜都警方摧毁了当地以郭某为首的贩卖对公账户犯罪团伙。

宜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许青山介绍,在追踪贩卖对公账户的线索时,福建安溪人白聪进入了民警的视线。这是一名无业小镇青年,但2018年年底以来,他忽然买了辆180多万元的豪车,还在县城和厦门买了房。

这些钱是哪来的?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白聪与台湾籍男子阿文往来密切。阿文是个境外诈骗赌博团伙的主要成员,有大量非法资金需要“洗白”。

经过深入调查,宜都警方发现,白聪购买大量银行卡、对公账户、商户号用于接收境外诈骗团伙的非法资金。此外,他还聘请技术人员,开发软件建立“helloepay”第四方支付平台,用来接转这些非法资金。在一年多里,白聪通过第四方支付平台,实现虚假交易转账资金17亿多元,诈骗团伙按比例向他支付报酬。

白聪聘请的技术人员来自IT行业和金融行业,熟悉网上支付结算流程。白某为他们配备最好的手机和电脑,提供办公场所专门洗钱。

民警顺着白聪的线索,又追踪到一个更大的名为“沐融”的第四方支付平台,“helloepay”等平台都依附于它。该平台控制人张旷也有多年金融机构从业经历,他搭建的这个第四方支付平台,资金出入达43亿多元。他还发动亲友提供账号以便不法资金流通,根据资金流量付酬,有的亲友得到每月数万元的报酬,都感到有些害怕了。

2020年6月9日,宜都市公安局组织50余名民警兵分7路,分赴安溪、徐州、北京、广州、上海、郑州、厦门等地,成功抓获白聪和张旷等22名犯罪嫌疑人,打掉“沐融”、“helloepay”、“迈虎”等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扣押、冻结资金近3500万元。

目前,案件即将进入移送起诉阶段。

  沦陷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要想实现大量的非法资金洗白目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是首选之道。

据了解,我国现有持牌的合法第三方支付机构有200多家,其中以支付宝和财付通最为知名。

所谓的第四方支付平台,正是通过在第三方支付机构开设商户号等手段,将非法资金导进“水库”,然后通过“水库”分流出去,最后再汇聚到某个合法账户,最终实现资金的合法化。

为什么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会为洗钱大开方便之门呢?许青山以广东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例进行了剖析。首先是机构业务员受业绩压力的驱使,在开通商户号的过程中,放松审核条件,为第四方支付平台提供方便。此外,大量的资金流水也会带来不菲的提成收入,让业务员敢于去冒险。在这起案件中,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向第四方支付平台提供的100万元以上流水的账号,超过3700个。

更为严重的是,有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受巨额利益的诱惑,干脆与第四方支付平台非法勾结,提供假账户、伪造虚假交易,直接参与洗钱。

在案件的侦办过程中,宜都警方发现有5家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况。有的是与第四方支付平台直接共谋犯罪,有的是在管理中存在普遍性漏洞,为洗钱提供了方便。

  利令智昏的行业精英

从上述案情细节中可以看出,在电诈洗钱链条上的从业人员,许多都是来自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精英。他们的高智商和违法过程中的高回报,让他们特别难以对付。

许青山透露,这些犯罪嫌疑人之间相互联系,都是通过翻墙软件使用境外通信工具,躲避警方的监管和查验。他们在电脑上互传文件,通常使用“阅后即焚”软件,及时清除痕迹。

要想对这些家伙实行人赃俱获,需要极其周密的部署。这次的收网行动,宜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刘军洲牵头,花了近一周时间制订精确的抓捕方案,7路同步展开闪电行动,总算起获了许多关键的电子证据。

刘军洲告诉记者,光是通过专业机构对这些电子证据进行查验和鉴定,就要花费约80万元。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个犯罪链条的各个关键环节,都有人24小时值守,并且还有“应急预案”。如果哪个环节超过规定的时间没有回复,那下一个环节会迅速销毁证据。

专案组相信,目前斩获的这些涉案平台,仍只是洗钱链条上的冰山一角。参战民警认为,只有持续推进“断卡行动”,加强互联网金融市场的管理,才有望彻底斩断这条黑金链条。

(来源:楚天都市报,白聪、张旷、阿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