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元旦,用“云闪付”APP消费就能返现金红包的海报出现在各街道的橱窗中,不乏有人驻足停留研究如何参与。只是,这种返利红包,在部分人眼里竟是“薅羊毛”的机会,他们不惜铤而走险,违法从别处购买他人的信息和账号。

 

日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则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1989年生于河南省永城市的赵某以获取“云闪付”APP的红包返现为由,参与买卖个人信息,最终获刑1年6个月

判决书显示,赵某通过互联网购买30个“云闪付”APP账号,其中包括“云闪付”账号、密码、实名注册人的银行卡号、姓名以及手机号。赵某使用其购入的“云闪付”APP账号,以“云闪付”APP账号所捆绑的银行卡持卡人的名义,通过参与支付交易,获取折扣立减及参加营销活动使用“云闪付红包”抵扣消费的方式获利。

2019年4月26日,赵某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青塔派出所民警抓获,一并被起获的还有速8酒店客房内赵某用于登陆“云闪付”APP账号的20部手机。

民警从赵某口中得知,2019年1月,赵某通过一个淘宝刷单微信群中了解到,可以通过完成“云闪付”APP的任务获得红包,他便开始通过刷“云闪付”的优惠返现的方式挣钱。

“云闪付”负责数据运营工作人员程某介绍,该APP账户的消费方式包括二维码支付交易和控件支付交易,获取红包的方式包括邀请新用户、转账、还信用卡、签到、收银员红包码红包、消费领红包。

赵某称,从“云闪付”中签到可以得到0.03元消费代金红包,扫码消费可以得到0.5元的消费立减,转账可以得到0.3至0.5元的消费返款,每个账号每天可以得到一次红包。

为了积少成多,赵某的几个“上家”还辅助了他的刷单活动。赵某先通过“云闪付”上的扫码功能扫“上家”提供的“云闪付”收款二维码,在支付相应金额后,“云闪付”消费立减金便到手,“上家”就会在扣除80%立减金后,将资金转给赵某,就是赵某的“收益”。赵某从“上家”购买的30个“云闪付”APP账号刷单谋利。

根据程某反馈,涉案的“云闪付”账号通过支付交易,共获取折扣立减优惠金额为8037.85元,参加营销活动使用的“云闪付”红包金额为1906.55元,共计9944.4元。

2019年4月,赵某在被抓获后,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而他提到的“上家”却在了网络的另一端不知所踪。

2019年11月,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理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法院认为,赵某故意收买他人信用卡信息,足以使他人以信用卡持卡人名义进行交易,其行为已经构成收买信用卡信息罪。鉴于赵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最终,法院判处赵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2019年3月,央行相关负责人就《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答记者问时称,一些单位及个人仍不了解非法买卖、出租、出借账户的法律责任及其危害性,违规向不法分子出租、出借、出售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牟利,将加大对买卖账户等违规行为的惩戒力度。

POS资讯网注意到,类似赵某“薅羊毛”获刑的情况并非一例。2017年,一名叫黄小天的人利用某母婴电商APP新注册用户奶粉买一送一的活动,用脚本程序注册2万个新账号,并用这些账号薅走2万多桶奶粉,获利约6万元。最后,黄小天因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此外,2018年冉某虚构商户身份,利用信用卡消费积分奖励机制,产生1600多万的虚假交易额,获取300多万的信用卡积分,并通过积分兑换,获取了价值12万的各类产品,最终以诈骗罪判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