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个关于金融创新产品的新闻,引发了一浪高过一浪的舆论关注。

一是江西九江银行推出的“彩礼贷”,被网友质疑当事银行“想钱想疯了”,连起码的社会道德都不顾,是在助长不良的天价彩礼之风,给本就令人诟病的“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添油加柴”。引发质疑后,九江银行发布道歉声明称,该行已对直接负责人给予停职处分,对部门负责人给予记过处分,并对相关转发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对于暴露出的合规意识和内控管理问题,九江银行将持续整改,规范金融营销行为。

二是近日云南某银行与陵园结合拟推出“墓地按揭贷”,贷款额度最高20万元,且不需要抵押,被质疑连死人的钱都赚,是在给本就令人诟病的“墓地贵”火上浇油,进一步加剧了社会“死不起”的焦虑。引发市场热议后,目前这一贷款产品已经被叫停。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竞争加剧,金融市场活力增大,各大银行积极布局个人贷款市场,国内特色金融创新消费贷款产品可谓是层出不穷。既有面向特定人群的贷款,比如农业银行的“记者e贷”、光大银行的“白衣天使贷”,也有针对特定消费场景的贷款,比如邮储银行的“个人旅游贷款”,其可用于本人或其家庭成员支付旅游费用。由于这些特色个人贷款发展有助于发展普惠金融,满足消费者对金融产品的个性化需求,提升金融在实体经济渗透率,释放国内需求潜力,受到社会关注,消费者欢迎,国家提倡。

问题是,此次同样自带金融产品创新的“彩礼贷”“墓地贷”为什么一出世,甚至说还未出世,只是产品宣传,就引发这么大的社会反弹呢?稍稍研究不难发现,这两个金融产品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事实上都触碰到了目前社会较为关注、人们内心很是柔软,甚至较为无奈的结婚花费、“墓地贵”两个痛点。

虽然“天价彩礼”饱受诟病,国家和地方也是在不断采取措施破解,但遗憾的是,到目前围绕这一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破解,甚至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这一问题还有了新的变化。比如在农村,以往压头的除了“天价彩礼”,还有农村建新房、银饰三件套等,如今已经发展成了“天价彩礼”,还要城里新房、新车等,农村人结婚,不但压力没减小,反而有增大的趋势。这个时候,金融机构推“彩礼贷”,对单个结婚家庭,似乎有直接救急的功效,但从长远看,这无疑是在鼓励“天价彩礼”,助推本就不太良性的结婚不良风气,不被认可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墓地贵”痛点。目前,在国内不少城市尤其是大中城市,让人非常有痛感、让人买不起的,除了“房价贵”还有“墓地贵(背后是行业几无能及的超额利润)”,而且这几年“墓地贵”更是有越发加剧的趋势。这一背景下,开发“墓地按揭贷”,在死人头上赚钱,直观似有助于购买墓地,但进一步则有加剧墓地炒作、确保墓地开发超额利润的嫌疑。而这,无疑是在百姓的伤口上撒盐,不被骂才是不正常。

这就警示,金融机构依法创新获得应有的业务利润没错,但前提是创新有底线,经营有边界,获利虑民情,不能不顾社会现实和群众感受,突破群众的心理预期和可承受的道德底线任性而为。否则,最终殃及和伤害的,不但是社会感情,更有自己的声誉和美好前(钱)程,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