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日报》记者4月26日从云南省公安厅获悉,随着庄严的法槌徐徐落下,全国首起电信运营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案在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宣判。

近日,虚拟运营商远特(北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特公司),因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董事长王某及部分高管被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一年四个月至一年十个月的有期徒刑或拘役。

这是我国电信运营商因手机卡实名制监管不到位,造成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严重后果发生而获刑的全国第一起判例。

部、省联动打击“黑卡” 抓获7名犯罪嫌疑人

2019年3月,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接报一起案值30万元的网络电信诈骗案。民警在辗转福建等7省市后,先后抓获李某、詹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成功破获该案。

但公安机关并未就此止步,而是深入追查诈骗案件背后的利益链条,紧紧围绕诈骗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虚拟身份和银行账户来源开展深度研判,在昆明市某地一举捣毁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出售涉案虚拟账号的窝点——“黑兔子”工作室,抓获7名犯罪嫌疑人,并当场查获用于盗取虚拟账号的3万余张电话“黑卡”。

案件引起部、省两级公安机关的重视,公安部将该案列为“净网2019”专项行动挂牌督办案件,云南省公安厅成立“3·15”专案组,按照“打生态、断链条”的要求,针对网络下游诈骗犯罪、中游倒卖虚拟账号、上游贩卖手机“黑卡”的网络黑灰产业利益链条,同步推进、多点打击。

 

深挖确定其为境内外电诈犯罪活动推手

通过对案件深挖,专案组发现中游的盗号、贩号窝点——昆明市“黑兔子”工作室从山东亚飞达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飞达公司)大量购买手机“黑卡”。

 

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该公司是一家电信运营商的一级代理商,其主要业务是帮助电信运营商销售各类电话卡,为获取高额回报,其利用注册和控制的18家空壳公司,采用签订虚假销售合同、虚假代理等方式,与电信运营商内部人员勾结,获取了大量电话卡。

同时,该公司还为全国300余个类似“黑兔子”工作室的犯罪团伙提供大量电话“黑卡”用于盗取微信号和从事电信网络诈骗活动,仅2018年就非法提供电话“黑卡”1000万余张。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不仅为下游“号商”提供电话卡,还自己组建盗号团队,直接实施盗号、发送非法短信等各类违法犯罪行为,成为境内外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的有力推手。

缴获非法电话卡277万张 重约11吨

该公司成立短短几年,便通过非法手段攫取了大量的资金。2019年5月,专案组民警远赴山东省,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抓获了以任某、苏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成员130余人,仅从其中一个窝点就缴获非法电话卡277万张,重约11吨,查获“猫池”“卡池”等作案工具3500余台、冻结涉案资金1100余万元。

 

警方侦查中发现,任某、苏某等人在网络黑灰产业生态链中扮演承上启下负责“输血供电”的角色,上游有电信运营公司负责提供手机电话“黑卡”,下游有“号商”和诈骗分子。

如此庞大的网络黑灰产业链和错综复杂的案情,不仅给公安机关的案侦工作带来了许多困难,也给检察院、法院依法起诉和审理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董事长及高管多人被抓获刑

案件侦办中,专案组民警发现远特公司在明知亚飞达公司违规大量贩卖电话卡、使用电话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下,仍然故意为之、放任不管,源源不断为其提供大量电话卡,并违规开通高级权限,客观上为下游各类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

震惊全国的2016年山东准大学生徐某某被电信网络诈骗死亡案中,犯罪分子使用的电话卡便是来自远特公司。

2019年9月,在公安部的直接指挥下,专案组民警在北京市抓获了远特公司的董事长王某及公司高层李某、岳某等人。

至此,公安机关彻底查清了一条从“电信运营商”到“卡商”,从“卡商”到“号商”,从“号商”再到下游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的全链条犯罪黑灰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