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丢手机也没丢银行卡,没有扫二维码,也没点短信链接,没有接到诈骗电话,也没有泄露验证码,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的账户被洗劫一空。

前不久南昌市公安局经侦分局经过缜密侦查,抓获了一个高智商犯罪团伙,为首的犯罪嫌疑人,是一名留学日本的研究生。那么他们是如何实施犯罪的呢?

去年十二月二十四号,南昌市公安局经开分局的民警接到一起报案,根据受害人袁某的描述他什么也没有买,却收到了银行的消费短信,袁某称他的兴业银行卡被人家异地盗取了,盗刷了两万多块钱。袁某告诉警方近段时间他的银行卡并没有丢,他也没有点击过来路不明的链接。那么这笔钱究竟是怎么被盗刷的呢?交易记录时间显示是在十二月二十三号的下半夜是和十二月二十四号的凌晨,在福建省光泽县建设银行。袁某当时的身份是一个在摆路边摊的个体经营户,与受害人袁某一同来的报警的还有他的律师朋友邓某。在邓某的建议下,袁某向警方提供了一系列的证据,证明自己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接到报警之后办案民警立即赶赴银行卡盗刷地福建省光泽县开展侦查。很快民警顺利地查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取款的视频,然而对方还是比较有反侦查意识,用口罩眼镜等各种装饰物,把自己主要面部特征给掩盖了。但是通过侦查手段民警还是很快排查出了取款人唐某。警方发现唐某有一笔在高速入口的消费与盗刷时间很近,在高速路口的监控录像下发现了唐某的车辆,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时这辆车上共有四人,除唐某和刘某之外,受害人袁某和律师邓某竟然也在车上。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之前就认识,是不是受害人被熟人骗了,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事实上早在袁某当时来报案的时候,警方就对他产生了怀疑。因为袁某当时在报案的过程中就提到的反复提到的一点问公安机关什么时候立案,给他立案回执。一般受理案件受害人的关注点应该主要是关注公安机关核实破案。带着疑问一方面警方赶赴福建光泽试图从取款人身上寻找线索。另一方面民警对袁某和邓某也展开了侦查,警方发现袁某被盗刷了银行卡,已经闲置了半年以上,而在盗刷的前两天袁某才从支付宝上将两万元转入到了这张闲置的银行卡里。

事出反常必有妖,民警发现近段时间以来,袁某、邓某、唐某、刘某四个人往来密切。而通过查找私人的报案记录警方有了更大的发现。从二零二零年七月到十二月间,这四个人在江西境内报案十多起,累计金额四十多万元。通过梳理四个人的资金往来警方发现在银行卡被盗刷之前,都是由邓某将钱转给受害人的,为了所谓的受害人能在被盗刷的第二天一早就能到公安机关报案,盗刷卡的人选择作案的地点大多在距离南昌五六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在高速路口警方捕捉到了四个人,同时在车上的画面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可以证明他们是一场纯粹自导自演,这些谎称银行卡被异地盗取然后在公安机关报案。邓某将钱打到受害人的卡上,再安排其他人去异地取款之后,自己以律师的身份陪同受害人到公安机关报案。

据了解邓某是日本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家境殷实,前程似锦,和其他三人是朋友。那么他们这是演的哪一出呢?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据犯罪嫌疑人邓某交代他因为多次往来中国和日本航空公司赠送了他一份长达五年的银行卡盗刷险。以支付宝上的银行卡安全险为例,个人身份证名下所有境内储蓄卡及信用卡因被他人盗刷刷用复制导致的资金损失或被不法分子威胁透露账密而造成了损失就可获赔。去年邓某因疫情无法返回日本留学闲置在家,他就动起了歪脑筋。邓某利用保险理赔的便捷性屡次得逞,胃口越来越大的他又将唐某和袁某拉了进来,并且怂恿他们购买了多份银行卡盗刷险。

目前四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保险诈骗罪被刑事拘留,邓某持有法律职业资格证,且是法学专业的留日研究生,却知法犯法,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了歪门邪道上,实在是自毁前程。